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 >

网捕成风,有的一只卖数万元——禁令之下仍有人捕贩野生鸟

来源:新华网时间:2020-11-18 08:08:39
 
 
  今年初,多部门出台措施禁止猎捕、交易、运输、食用野生动物。然而,“新华视点”记者近日在河北、北京等地采访发现,正值候鸟迁徙季节,猎捕野生鸟类的行为仍十分猖獗,非法交易活跃。
 
  专家表示,迁徙的候鸟来源于世界各地,存在携带传染性病毒的可能,捕获流入市场后将带来不少隐患。
 
 
  在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营房村旁的玉米地里,一只鸟被捕鸟网“粘”住,已经死亡多时(10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继伟 摄
 
  网捕成风,野生鸟惨死风化成“干尸”
 
  “那边又有一张捕鸟网!”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大石庙镇秋窝村的一处玉米地,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邢世杰一边喊,一边向前冲去。
 
  循声望去,只见一张高约4米、长约20米的捕鸟网,正静静地伫立在不远处的玉米地里,在逆光下现出灰白色。记者走近,眼前的景象惨不忍睹:捕鸟网上悬挂着已经惨死的20多只小鸟,部分已风化成“干尸”,另有两只小鸟正在挣扎逃命。
 
 
  在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营房村旁的玉米地里,一只鸟被捕鸟网困住,奄奄一息(10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继伟 摄
 
  天气转冷,候鸟开始翩翩南飞。因为地处世界候鸟迁徙通道之一的东亚—澳大利亚候鸟迁徙大通道,京津冀地区境内的沿海地区、内陆湿地和燕山—太行山山脉,成为候鸟重要停歇地和集中活动区域。
 
  连日来,记者走访发现,利用捕鸟网等工具非法猎捕后贩卖野生鸟类行为仍十分猖獗。
 
  在河北省秦皇岛市海港区杜庄镇平山营村附近,28张捕鸟网缠死50余只野生鸟类,当场在网上解救下来的野生鸟类里还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东方角鸮;在北京市丰台区南苑乡和义街道大泡子湿地区域,15张捕鸟网组成的网阵上悬挂着包含蓝喉歌鸲、云雀等“三有”(国家保护的有重要生态、科学、社会价值的)保护鸟类在内的数十只野生鸟……
 
  还有村民在自家院落中架设捕鸟网非法猎捕野鸟。在河北省承德县岔沟村两户村民家中,记者发现一张约15米长、3米高的捕鸟网架设在院落中,死亡及残存的野生鸟共有50余只,另有20余只已被剥皮待吃的鸟儿放置在冰箱中。
 
  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刘懿丹担心,盗猎者在候鸟迁徙通道上捕获的都是迁徙的候鸟,多数来源于世界各地,存在携带传染性病毒的风险。
 
 
  在河北省承德市双桥区大石庙镇秋窝村旁一块玉米地里,一张捕鸟网上悬挂着已经惨死、风化成干尸的20多只野生鸟(10月18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继伟 摄
 
  非法交易活跃,有的野生鸟在黑市卖数万元
 
  记者发现,一些村民家中有大量捕鸟网、诱捕机等捕鸟工具。有村民反映,被捕获的野鸟多被带到花鸟市场进行交易。
 
  近日,在有多年鸟类交易历史的承德市双桥区碧峰门民俗文化街,记者发现有人公开叫卖绣眼、普通朱雀、金翅等野生鸟类。在河北省保定市莲池区东金庄村花鸟市场,也存在售卖费氏牡丹鹦鹉等国家二级保护鸟类的现象。
 
 
  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岔沟村一户非法捕鸟者家中架设在院落的捕鸟网(10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继伟 摄
 
 
  在河北省承德市承德县岔沟村一户非法捕鸟者家中,20余只野生鸟被剥皮待吃(10月19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继伟 摄
 
  禁令之下,一些公开叫卖转为暗地交易。在承德市一家已经被整顿过的卖鸟店,记者询问店主是否可以买到野生鸟,对方仔细打量四下张望后,回复称可以1600元一只的价格买到鹩哥。记者查询得知,鹩哥目前属于“三有”保护动物。另有知情人士告诉记者,他的一位朋友最近通过熟人购买到了同样属于“三有”保护动物的画眉鸟。
 
  此外,借“救护”之名行“买卖”之实的现象也值得关注。
 
  野生动物保护法规定,县级以上人民政府野生动物保护主管部门应当按照国家有关规定组织开展野生动物收容救护工作,禁止以野生动物收容救护为名买卖野生动物及其制品。
 
  记者在承德市一家动物科普游乐园了解到,该乐园也是当地一处野生动物救助站,其中有国家二级保护动物雕鸮、红隼等。负责人告诉记者,救助站中的国家保护动物,来源于当地林业执法部门送来救助的受伤野生动物以及其他渠道。问及可否购买他们救助的雕鸮时,对方说,如果有相关的驯养证件即可以当地的市场价5000元购得;另外,他还有购买其他野生鸟类的渠道。
 
  “有些鸟在黑市上的利润很高。以‘三有’保护动物红喉歌鸲为例,品相好的一只能卖到数万元,所以总有不法分子铤而走险。”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朱宝光告诉记者,商贩从捕鸟者手中买鸟后,有些流往各地花鸟市场卖做观赏,有些是催肥后销往广东用于食用,另有一小部分被猎捕者留作食用。近年来,他们举报破获的非法猎捕野生鸟类犯罪案件,都是附着在完整的交易链条上的。
 
 
  在网络电商平台上,捕鸟网以“防鸟网”的名义公开出售(10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继伟 摄
 
  电商平台公开出售捕鸟网,生产销售宜严管
 
  日前,公安部食药侦局下发通知,要求各级公安食药侦部门采取有力措施,依法严厉打击非法猎捕、杀害候鸟等野生动物,非法收购、运输、出售候鸟等野生动物及其制品,以及为非法交易禁用的猎捕工具、候鸟等野生动物及其制品发布广告或提供服务等犯罪活动。
 
  河北省唐山市自然资源和规划局林业执法大队大队长荆信波介绍,捕鸟的工具和方法多种多样,有投毒、弹弓、猎夹等,其中以捕鸟网最为“流行”。
 
 
  在网络电商平台上,捕鸟网以“防鸟网”的名义公开出售(10月20日摄)。新华社记者 李继伟 摄
 
  记者在网络电商平台搜索“鸟网”等关键词,发现有单价6元至30元之间的海量产品,并伴有“买二送一”等促销活动。部分捕鸟网以“防鸟网”的名头出现,但购网者在买货后的网络评价中,却配上了捕鸟的图片。
 
  “这些所谓‘防鸟网’绝大多数实际上是捕鸟网。”野生动物保护志愿者杨涵介绍,果园、菜园防止鸟类侵袭的“防鸟网”网线更粗、颜色更亮丽、网格较大、没有兜状结构,不会对鸟类产生致命危害;捕鸟网的网线则细若发丝、颜色几乎透明、网格细小、有兜状结构,鸟类撞上“插翅难逃”。
 
  野生动物保护法修订草案已公布,目前正在公开征求社会公众意见。北京林业大学生态法研究中心主任杨朝霞认为,野生动物保护法禁止使用网捕等方法进行猎捕,但光禁止使用还不够,应全链条禁止生产、运输、销售、购买、利用捕鸟网、电击器、电子诱捕装置等猎捕工具。对电商平台公开出售捕鸟网等行为,相关部门应该加强监管;电商平台应主动屏蔽相关关键词,删除、下架相关违法商品。
 
( 责编:溯之   审核:)
战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