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文化 >

烟花璀璨浏阳河(神州观览)

来源:人民网时间:2019-08-04 13:47:39

        古代中国众多发明创造中,烟花爆竹是一颗绚烂的明珠。它带给人们欢乐华彩、美丽奇观,是承载着人们美好生活向往的传统手工艺品。从湖南浏阳发源的烟花爆竹,有着一千多年的历史,在中国乃至世界各地的星空,历久弥新地呈现出神奇迷人的花雨飞瀑和诗画一般的光焰幻景。
        奔流不息、九曲蜿蜒的浏阳河,从巍峨大围山的怀抱流淌出来,带着浩瀚森林的气息和烂漫山花的芬芳,滋润着斑斓的土地和葱茏的岁月。千百年来,浏阳河还哺育了众多的仁人志士,他们的创举和声名,似云间的惊雷,回响在辽阔的大地。
        浏阳位于湖南东部。县城临水而建,四面青山环绕。浏阳河则穿城西流,直奔湘江。我从小就喝浏阳河水长大,就在烟花爆竹声中,接受焰火的熏陶。回故乡采风前一天,我的心从来没有这样激动过。一夜无眠,坐等曙色爬上窗棂。
        一清早,车子进入浏阳境内,眼前就展现出一幅水灵灵的多彩画卷。连绵起伏的绿色山峦,伸开巨臂,拥抱正盛开着金色油菜花的宽阔田野。车子驶进大瑶镇,远望山边的花炮厂上空,只见火树银花在半空竞相飞彩夺艳,与金色的阳光和白云交融生辉。我知道这是试放即将出厂的烟花产品。这时,花炮广场就出现在眼前。
        如果说浏阳市被誉为“烟花之乡”,那么大瑶镇则素称“烟花源”。如今大瑶镇是世界上最大的烟花爆竹原辅材料集散中心。北京奥运会鸟巢特效焰火和伦敦奥运会开闭幕式焰火就来自大瑶镇。凡到过大瑶镇寻访过烟花爆竹的人们,便可知浏阳烟花爆竹的魂和梦在哪里,便可知云和雾,土地和阳光,星光与萤火,是如何在烟花的绽放中曼妙地呈现和张扬。
        此刻,天空飞翔的鸟群,正穿越烟花的彩霞,它们把我的思绪拉回遥远的时间深处。相传唐贞观年间,浏阳大瑶镇人李畋,从“伏火硫碘法”中得到启示,发明了制造爆竹的火药技术。之初,李畋将火药灌竹引爆,制作出“爆竹”,用来压邪和驱散山风瘴气,庆贺岁旦。遂又逐渐演变为将火药灌于纸筒之中,结串成“爆竹”,成为黎民百姓节庆燃放、象征吉祥欢乐的喜庆之物。到了宋代,爆竹已在民间普遍用来节庆。《中国竞业志·湖南篇》记述:“湖南为爆竹的发源地,而‘湖南爆竹之制造,始于唐盛于宋,发源于浏阳也’。”
        新中国成立之后,烟花爆竹更以它特有的彩焰图案,表达着人民群众的特殊情感和家国情怀。
        想到这里,1986年8月,浏阳参赛团队在第二十一届摩纳哥国际烟花节夺魁的动人情景又出现在我的眼前。
        8月9日21点30分,在一阵优美动听的中国乐曲声中,“轰轰轰”六枚迎宾礼花弹腾空而起,顿时蓝色的天幕上,云喷霞飞,花雨缤纷,异彩竞放。具有中国特色的烟花焰火,一开始就把观众征服了。
        奇迹一个接着一个在空中出现。不论是耀眼的宫灯,还是彩伞飘舞,都美不胜收。21点43分,随着一声声轰鸣,一个精彩的节目“欢乐的摩纳哥”呈现在观众眼前。那火树银花,彩虹金龙,亮灯碧玉,那绿的翠、白的银、丹的火、黄的金……这中国烟花的精灵,将自己灿烂的身影留在蒙特卡洛市海湾的轻风里。这时,暴风雨般的掌声久久不息。人们高呼:“好!中国第一,中国第一!”中国参赛队力克传统强队,勇夺桂冠,自此浏阳烟花在全球大放异彩。
        我正想得入神,随行朋友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前面就是浏阳烟花爆竹博物馆。
        博物馆坐落在花炮广场对面的一座绿色山峦边。走进博物馆,我们看到一千年前的爆竹作坊和花炮匠人用过的花炮制作工具。我从这些虽已褪色、但仍保留着岁月沧桑的制作工具中,想象着当时花炮匠人的智慧和匠心。展出的记载着花炮历史源流的文书木刻、石印,以及设立在海内外的花炮庄招牌字号告诉我们,浏阳很早就生产、储藏着硫黄、木炭、黄白泥等烟花爆竹的原材料。到清咸丰、同治年间,浏阳爆竹庄号广设于省内各重要口岸,粤、鲁、晋各省客商纷纷来湘贩运。当时浏阳东南西三乡从事爆竹制造的居民逾十万人,仅县城就有作坊三百余家,同治年间产量已达二十五万箱,光绪元年浏阳烟花爆竹已大量出口南洋、欧美。
        家乡的烟花爆竹,远涉重洋,四海绽放,给人们带去祝福和欢乐,烟花爆竹是美丽的、神奇的、灿烂的,然而,创造它的人们却要历经艰辛,不断探索创新,与时俱进。
        很长时间以来,制作烟花爆竹,工匠们都是用手工配火药,工序严谨,须高度专注精细,稍有不慎就可能引起爆炸。曾率队去摩纳哥参赛的国家工艺美术大师黎仲畦,十五岁就到县花炮厂当学徒工。他进厂不久,厂里就发生了一起严重的爆炸事故。这个事故对黎仲畦震动很大,他暗暗下决心,要改变烟花生产状况。上世纪七十年代末到八十年代初,黎仲畦带领研究团队经过数百次试验,历时三年的努力,最终实现了高氯酸钾取代氯酸钾、苯二甲酸氯钾取代没食子酸、聚氯乙烯取代六氯代苯。黎仲畦的“三项取代”科研项目,创新改善了花炮药物中高敏感成分的“花炮药剂安全新配方”,获得湖南省重大科技成果奖,从此烟花的安全系数大大提高。浏阳花炮人曾用诗对自己制作的烟花爆竹倾吐心声:“直上霄云身自碎,化作辉煌伴雷鸣,香风花雨曲不断,播撒人间万家春。”这种心声,其实也是浏阳花炮人专注守正,敬业刻苦,甘于奉献的工匠精神的最好表达。
        按照2005年3月1日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爆竹烟花标准》规定:花炮品种综合分为两大系列(即烟花、爆竹)计十四大类,包括六千多个不同品种。而素以工艺独特、造型雅致、品质优良、装潢精美、气味芬芳、燃放安全、种类齐全而著称的浏阳烟花爆竹,每年每类都有新品种问世,尤其在环保安全方面更有新的追求。        
        在博物馆中,我们看到从古至今浏阳烟花爆竹的发展履痕,领略到烟花爆竹世界的万千气象,也让我们醒悟到如此神奇、灿烂的烟花爆竹深蕴的文化内涵和精神之美。走出博物馆,我的心仍激动不已。
        近年来,浏阳烟花爆竹以它更加妩媚缤纷的姿容,无论在上海世博会上,还是在国际上多次烟花爆竹比赛中,都豪迈地播撒着东方花语的璀璨和浓郁芬芳。2015年10月26日,国际标准化组织烟花爆竹技术安全会第四次年会及小组会在南非举行。这场历时五天的国际大会审核通过的九项烟花爆竹国际标准,都是由中国湖南人唱主角主持制定的。其“ISO(国际标准化组织)安全会秘书处就设在浏阳。故被世界各国烟花爆竹组织公认‘中国烟花绽放国际标准!’”中国已成为全球烟花爆竹最大的生产国和出口国,出口贸易额和产量分别占到全球的70%和90%。而浏阳的国内国际市场占有率分别达到50%和67%。2018年全市花炮实现总产值二百四十多亿元。这一年,浏阳烟花在海内外表演六百多场,涵盖四十多个国家和地区。
        浏阳烟花爆竹放射的每一道光彩,飘洒的每一缕芬芳,发出的每一声脆响,都是爱与美的绽放,情和梦的飞腾,心灵与自然的深情拥抱,理想与光影的巧妙融汇;是形、色、声、力的相融共辉;是艰难探索、风险攀登的朝夕守望。
( 责编:袁梦   审核:陈 旗)
战略合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