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当前位置:主页 > 共同关注 >

贾洪海教授建议:国家设立医疗列车应急体系

来源:食品安全导刊时间:2020-02-14 15:38:34
 
  本刊记者  袁志红  贾洪海
  
  导语:《食品安全基础知识与监管实务》主编、中国食品安全报特聘讲师、食安在线平台特约讲师、河南省食品安全协会专家委员会委员、郑州大学国际学院客坐教授贾洪海对这次新冠肺炎疫情,武汉应急公共卫生体系方面暴露出的问题引发的思考和建议。
  
  此次武汉疫情所暴露的问题,是全国性的问题。也说明了我们国家整个防疫体系、公共卫生体系、应急体系等存在很大短板。
  
  这次疫情发生突然、发展迅猛,是始料不及的。突出问题是床位紧张,病人和疑似病人不能得到及时处置。前期相关病人都集中在武汉市的肺科医院、传染病医院,两家医院加起来病床有300多张,因此医疗资源很紧张,面对突如其来的高密度、突发性疫情,无力及时处置。目前武汉市采取了“7+7”的医疗防控救治方法,即由武汉市内的同济、协和等7家大型综合性医院,托管7家中小医院。借助大型综合医院的医生、技术、设备的力量优势,将这些中小医院都变成传染性肺炎专科医院,全市用于此次疫情治疗的医院床位将达到4300张左右,医疗救护能力也将大幅提升,但和实际需要相差太远。从非典到新冠状病毒肺炎,包括将来要面临的,各地都可能要解决这个问题。 武汉这次疫情的最大问题是轻症状病人与重症状病人交织在一起,应急启动迟缓,医疗资源缺乏储备,形成相互传染源,扩散全市,辐射全国。建“小汤山”医院;启用大空间、多床位的‘方舱医院’,征用学校、宾馆等,把所有的确诊轻症患者统一集中收治隔离,以免造成更大范围的扩散,这是目前采取的重大公共卫生举措,但时间效率和物资代价问题突出。为此建议国家考虑设立医疗列车应急体系。我们国家铁路发达,能通到每个省会和各大城市,备用铁道闲置很多,战略上可行。此应急体系所起的作用一是控制传染源、二是救治患者。目前铁路系统内部和部队装备有部分医疗专用列车,但都不是防传染的负压式车厢。建议全国每个省和解放军五大战区各备置三列专用医疗列车,为全负压封闭救护车厢,主要医用设备都可以安装上去,相当于一个中型医院,可以军地两用,共同管理,也方便警戒、封闭和集中供应。列车上的药品、医疗器械储备到位,及时流转更新。地方备置的医疗列车,可以不设定固定医护人员,平时只做专人维护,甚至一个机构进行全国流动维护,使用上实行类似预备役制度的形式,做好应急预案,医护人员登记备案,召之即来,来之能战。需要时按照预案临时集结,或者列车先出发,根据情况所需的地方、部队医护人员从各地集合随后到达报到上车。一列车按20节车厢编组,其中设置手术车厢一节,各项检查室一节,医护人员休息室一节,供氧、仓库和办公一节,餐车一节,还可以根据需要临时加挂其他车厢。按现在车厢长26m左右设计,每个普通车厢可以设置28个床位。一个包厢上下铺4个人,每一个床位90cm宽,过道宽120cm,方便救治,上下铺可以设计再低一些。 除了普通床位车厢还可以科学设计不同类别的车厢,如,隔离床位车厢(单人单间带卫生间)。28个床位15节车厢,一列车就可安排420位患者。每个省安排备置3列就有1260个床位。32个省、自治区加上五大战区就可以有111列共能安排46620位患者。如果每个省和五个战区备置4列,就能安排62160个床位。车厢中间设置对开门,方便担架上下。每个车厢设置小护士站,方便照顾病人。逐步在省会、较大城市设置医疗应急铁路专用线,物质供应站,还可以利用各地现有的军事供应站等配套使用,平时放置车辆,疫情发生时用于应急,战时可作为战地移动医院。主要是应对高爆发性疫情,能够在早期迅速隔离,在远离城区处建设专用轨道区,配套生活保障、给排水、排污无害化处理设施,一旦发生疫情,可以机动,立即远离城市。一旦某地发生疫情、其他灾害或者战时部队需要医疗支援的,相关部门可以调度就近省会的医疗列车启动,快者当天到达,次日便可启用。然后根据情况和事态发展,国家及时调配其他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医疗列车投入使用。这样,就可以科学合理的分配医疗资源,把重症患者安排在当地医院治疗,对轻症患者安排进医疗列车,可以迅速果断地把确诊的轻症病人都收治起来,给予医疗照顾,与家庭与社会隔离,避免造成新的传染源,防止传染扩散。控制传染的重点就是要防止它的传播,重中之重就是在传播过程中防止一些超级传播者,这些超级传播者,它们的生物规律复杂。如果能够及时预防、隔离、观察、治疗,切断其传播,新的超级传播者产生的几率就降低许多,可控概率增大。相对于临时建医院等其他措施,医疗列车更科学高效。
  
  万众一心战疫情,中国必胜!
 
( 责编:谢强   审核:陈兴起)
战略合作